医生的真诚建议:这些宝宝真的没...

医生的真诚建议:这些宝宝真的没必要口服脊灰疫苗,完全弊大于利

2019-06-19.勤劳的搬运工

小儿麻痹症(脊灰),是一种接近被消灭的疾病。

2019年至今,世界上还有脊灰野生病毒(野病毒)流行的国家仅有巴基斯坦(15例)和阿富汗(7例),另外在伊朗分离到1株野病毒。基因分析发现,伊朗的业病毒应该来自巴基斯坦(http://polioeradication.org)。

也就是说,地球上除了这两个国家,其他地区的环境中已经消灭了脊灰野病毒。只要这两个国家再努力一把,把野病毒消灭,那么人类就几乎实现了像消灭天花那样在地球上消灭脊灰,孩子们就不必再接种脊灰疫苗了。

只是,没有正式宣布消灭脊灰之前,在那些已经消灭脊灰的国家里,孩子们还是得继续接种脊灰疫苗。因为,只要还没有消灭脊灰野病毒,它们就有可能通过发达的现代交通传遍世界。任何提前不接种疫苗的国家,都存在病毒传入导致脊灰爆发的风险,所以中国孩子还在接种脊灰疫苗,美国孩子也是。

世界卫生组织正在努力帮助那些落后国家,避免当地的孩子们漏种疫苗,甚至连成年人也会因为疫苗接种史无法确认而被要求接种脊灰疫苗。

比如:在仅存脊灰野病毒的巴基斯坦和阿富汗,穿越两国边境者,无论年龄大小,都被要求服用一种红色的脊灰口服液体疫苗(OPV)。

这种宝宝千万不能口服脊灰疫苗,就算是先注射再口服也不行!

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边检站,卫生人员给过境者喂服脊灰疫苗

再比如:2019年2月,印度尼西亚发现1株与OPV有关的高度变异病毒,这通常是因为当地人群的脊灰疫苗接种率太低了。于是,当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脊灰疫苗接种活动,他们喊出的口号是:山再高,谷再深,都要保证接种疫苗。

这种宝宝千万不能口服脊灰疫苗,就算是先注射再口服也不行!

印尼的接种医生Mirnawati正在给学校儿童服用脊灰疫苗

那么我国是什么情况呢?

我国早在2000年就已经消灭了脊灰野病毒。2011年,新疆地区由于脊灰疫苗接种率低而导致传入的野病毒感染多人。经过一番努力,我国再次证明国境内不存在脊灰野病毒。

我国目前给孩子安排脊灰疫苗,并不是因为我国还有脊灰疫情,而是在等着全球消灭脊灰的哪一天。

就个体而言,某个孩子漏种脊灰疫苗,其实风险非常小,因为野病毒刚好传到他身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而且在周围人群都按时接种疫苗的情况下,这种传入的野病毒也无法存活下去。就国家层面来说,由于唯二的两个还有野病毒的国家都与我国接壤,那么通过边境传入病毒的风险仍然存在,这个不能掉以轻心。

在这种背景下,我国官方的脊灰疫苗接种程序不可能出现纰漏,也就是不可能存在免疫漏洞而让野病毒有可乘之机。

那么我国官方的脊灰疫苗接种程序是什么?

就是要求接种4剂脊灰疫苗,无需第5剂。

这4剂脊灰疫苗,可以是口服的OPV,也可以是注射的疫苗(IPV),可以是两者兼有。就目前而言,我国的策略是先接种2剂IPV再接种2剂OPV,将来是3剂IPV+1剂OPV,最终是4剂全部是IPV,这也是全球消灭脊灰之前的最理想状态。

用IPV逐步取代OPV,有两个重要原因:

第一,OPV里的活疫苗病毒是可能在环境中变异,致病性大大增强,和野病毒没有实质性区别。所以,只要人类还在使用OPV,就谈不上消灭脊灰;

第二,OPV即使不变异,也会导致少数人发生类似小儿麻痹症的瘫痪,这个概率以前大约是1/25万,目前改进工艺后大约是1/42万,其实概率很小,但如果以中国每年出生1600万儿童来看,被魔鬼抽签抽中的孩子还是有不少。

可以看到,接种4剂IPV其实效果可以保证,关键是最安全。然而现在还没法实现4剂IPV,那是因为我国IPV的产能还不够。五联疫苗里含有IPV,所以接种4剂五联疫苗就已经达到了最佳效果。

2016年底,国家卫计委发布了最新版《国家免疫规划疫苗儿童免疫程序》及其说明,其中对脊灰疫苗需要接种几剂,漏种如何补种有明确的规定。

这种宝宝千万不能口服脊灰疫苗,就算是先注射再口服也不行!

在这个说明里,我们可以明确2点:

第1点:无论是单独的IPV还是整合了IPV的五联疫苗,都纳入脊灰疫苗剂次的计算范围。

第2点:≥4岁儿童如果接种脊灰疫苗满4剂,则无需补种(没有接种第5剂的要求)。

官方非常明确:接种过4剂五联疫苗的孩子,到了4岁完全没必要再接种任何脊灰疫苗。

那么为什么GD省和BJ市会推荐接种过4剂五联疫苗或4剂IPV的孩子,还要在4岁时补1剂OPV呢,他们说可以增加肠道免疫力,这个有道理么?

陶医生打个比方吧:在吃不饱饭的年代,每顿饭只能喝一大碗粥,宣传上就说喝粥容易消化,养胃。然而,现在大家都能吃饱饭了,有人再劝你吃饱了来碗粥,说喝粥对胃好,你是啥想法呢?

你说他没道理吧,他也有点道理,但既然吃饱了,干嘛还要喝粥呢?同样道理,OPV那点肠道免疫力到底有多少用,其实缺乏证据。

陶医生可以明说,接种过4剂IPV的孩子,再接种OPV,不会让自己更安全些,但可能会让那些漏种疫苗的孩子安全些。这是什么道理呢?

因为OPV增加了肠道免疫,万一有野生脊灰病毒传入,接种过OPV的孩子不会通过肠道传播野病毒,漏种疫苗孩子的风险就小一些。然而,这种道理并未得到证据支持,只是大家认为很可能有这样的好处。

也就是说,你家孩子接种过4剂IPV,接种医生再通知他去接种OPV,不是为了他好,而是为了那些漏种疫苗的孩子减少感染脊灰的风险。你家孩子就是活雷锋啊,你愿意么?

其实,如果把话说明白了,陶医生未必就一定反对,但陶医生想的是:

那些漏种疫苗的孩子,难道不应该是他们的家长负责吗?

难道不应该是接种医生通知漏种疫苗的孩子去接种疫苗吗?

漏种疫苗就应该承担疾病风险,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么?

人家孩子漏种疫苗,反而通知我家孩子多接种1次疫苗,这逻辑不奇葩吗?

实际上,像GD省和BJ市这样奇葩逻辑的地区并不多,其他地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,绝不会要求吃饱饭的孩子再喝一碗粥。

最后,陶医生还要告诉大家一个非常、非常、非常重要的新知。

前不久,陶医生为了多点执业,参加了上海当地的疫苗接种业务培训班。我国著名的免疫学专家,上海儿科医院的王晓川教授给我们讲课,他提到了一个重要细节:从去年到现在,他已经收治3例接种IPV后再使用OPV,被OPV里疫苗病毒感染导致肢体瘫痪的儿童!

以前,我们一直认为先接种IPV再接种OPV,这种肢体瘫痪的风险就可以忽略不计。然而,去年发生了1例先IPV再OPV后瘫痪的案例,患儿妈妈在微博上求助,我也帮了她的忙(详见:史上最糟首例:脊灰疫苗先打针再口服,还是残了!),但我没想到竟然至少有3例这样的案例了!

王教授解释了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,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!王教授发现,这种患儿往往有体液免疫缺陷,也就是没法产生抗体,所以对于OPV里的活脊灰疫苗病毒缺乏免疫力。王教授告诫:这种人千万不能服用OPV,就算是先接种IPV再服用也不行!

然而,非常遗憾的一个事实就是:宝宝的体液免疫缺陷很难事先发现,往往是发生反复感染或试错(比如服用OPV后肢体瘫痪)后才知道。所以,只要还在继续使用OPV,就会发生恶魔抽签事件,专挑那些体液免疫缺陷的孩子。

不过,王教授也指出了,大多数体液免疫缺陷的孩子,在1岁前大多因为各种症状而被查出来。如果满1岁了还身体很健康,就不太可能有缺陷,所以前3剂脊灰疫苗使用IPV,等到4岁如果身体还健康,那么第4剂使用OPV几乎是没有风险的。

王教授的一番解释,让陶医生对于OPV风险的理解更加深刻了。陶医生坚决支持我国加速IPV取代OPV的进程,我不希望再看到任何儿童因为服用OPV而发生终生残疾。

陶医生认为:那些建议已种4剂IPV者4岁还要接种OPV的地区,以及那些建议所有脊灰疫苗剂次里必须包含1剂OPV的地区,应该赶紧撤销这种没有实际意义但有潜在风险的建议。

最后,陶医生明确表态:

如果你不确定宝宝是否有体液免疫缺陷,那么最佳的策略就是4剂脊灰疫苗全部选择IPV或者五联疫苗。

接种过4剂IPV的孩子,4岁时无论如何也没必要再接种1剂OPV,如果一定要接种的话,IPV才是可以接受的。